海南惠氏藥業有限公司
HAINAN HYETH PHARMACEUTICAL CO.,LTD

銷售熱線
020-37667916/37612192
首頁>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一致性評價”將成仿制藥“淘汰賽”

來源:經濟參考報


導讀:國家針對仿制藥質量和療效的一致性評價做出相關要求。此舉獲業內普遍肯定,認為可規范藥業行為,但也有人擔心評價成本過高,包括“廉價救命藥”在內的部分薄利藥會被放棄,掀起的行業洗牌也將導致一批國內中小企業破產,民族產業恐受影響。

       毋庸置疑,我國是仿制藥大國。然而,“一種藥千家仿”、“吃不死人也治不好病”的仿制藥現狀卻透視出我國并非仿制藥強國。為此,國家針對仿制藥質量和療效的一致性評價做出相關要求。
記者采訪發現,此舉獲業內普遍肯定,認為可規范藥業行為,但也有人擔心評價成本過高,包括“廉價救命藥”在內的部分薄利藥會被放棄,掀起的行業洗牌也將導致一批國內中小企業破產,民族產業恐受影響。

“一致性評價”獲業內肯定
       為提升制藥行業整體水平,保證藥品安全性和有效性,促進醫藥結構產業的調整升級,增強醫藥產業國際競爭能力,從去年開始,我國陸續發布一系列相關文件,推進化學藥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工作。
       今年3月5日,國務院辦公廳還印發《關于開展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要求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實施前批準上市的仿制藥,凡未按照與原研藥品質量和療效一致原則審批的,要求在2018年之前開展一致性評價。
       “仿制藥一致性的標準,國家不是管得太嚴,是管得太晚。”沈陽藥大雷允上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羅巖說,日本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做完相關的規定。“現在中國藥品批號16萬個,90%以上都是仿制藥。就是因為仿制標準低,有的藥品雖然能達到藥品注冊的質量標準,但是療效和原研藥相比差很多。這項政策將促進中國從仿制藥大國走向仿制藥強國。”
       國信證券(14.500, 0.00, 0.00%)公布數據顯示,我國仿制藥規模近5000億元人民幣,但質量堪憂。羅巖估算,目前中國仿制藥行業平均毛利率只有10%左右,遠低于國際上仿制藥平均40%—60%的毛利率。白熱化的價格戰,導致生產成本過度壓縮,藥效受損。
       “就像固體藥品片劑,國外原研藥要求在3~4條胃液、血液等不同PH值曲線下全部溶解,而一些國內仿制藥只能達到1個PH值,導致藥片難被吸收。還有一些仿制藥雖無毒無害,但‘安全無效’。”羅巖說。
        “‘一致性評價’還可以替換過時的處方和工藝。”沈陽藥科大學藥學院藥劑教研室教授王東凱表示,我國“一致性評價”處于缺位狀態,應趁機“補課”。“隨著科技進步,藥品輔料、設備更新換代,有些處方已失效。例如仿制的撲熱息痛,以前壓片機一個小時產出2—3萬片,現在的一個小時產出30—40萬片,原處方根本難以承受。”
 
民族企業恐受影響
       業內人士雖普遍肯定“一致性評價”,但對其帶來的相關問題也憂心忡忡。企業陡增上億成本。據了解,目前一個普通藥品的整套臨床“一致性評價”做下來,至少需300—500萬元,高難度的甚至需要600—800萬元,且有測評資質的基地有限,形成稀缺資源難降價,如果企業有100個仿制藥品種,相當于陡增了5億元的成本。企業增加投入的技術、設備、人財物成本,也將通過藥價上揚,轉移到普通老百姓(46.350, 0.00, 0.00%)身上。
       丹東藥業集團總經理張凌巍表示,自己認識丹東一家做仿制西藥普藥的小公司,年利潤才1000多萬元,根本拿不出數千萬、上億元做評估,企業可能被直接拖垮。
       此外,目前大多數藥企遵循“二八原則”,即企業20%的藥物為創新藥,80%的藥物為仿制藥,一些小企業的仿制藥甚至達到90%甚至100%。一個企業往往有幾百上千個藥品文號,想在規定的兩年時間內完成,幾乎是天方夜譚。
       “廉價救命藥”恐遭停產。上海醫藥(18.420, 0.00, 0.00%)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劉彥君表示,這一輪評價中,公司有150多個仿制藥品種,恐放棄一半。“大部分藥廠肯定撿賺錢少、利潤薄的先扔,可能會就涵蓋一些’廉價救命藥’,例如出廠價只有8元錢的治療新生兒癲癇的ACTH(注射用促腎上腺皮質激素)。”
       目前業內已經公認此次一致性評價的通過率相比較此前的藥品審批核查通過率會大幅度下降,也無形之間提高了人力、財力的投入門檻,刷掉一批“陪跑”藥和“微利”廉價藥。劉彥君表示,一旦這些廉價藥2018年前沒做“一致性評價”,予以停產,之后就沒有辦法恢復生產,否則將違背法律規定。
       民族企業恐遭“滅頂”。羅巖表示,保守估計50%需要做仿制藥評價的藥品,今后可能將無法生產,而很多國內中小藥企就是以仿制藥為生。“此項政策下,仿制藥產業將經歷一輪重新洗牌,一些實力不足的中小企業甚至會放棄注冊、生產。預計有三分之一的藥企恐會兼并重組,或就此消失。”張凌巍說。
       業內認為,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勢必帶來一場“淘汰賽”,整個行業洗牌在所難免,而這其中不少中小企業將淪為“炮灰”。王東凱表示,高昂的評價成本,將會拖垮很多中小民族企業,一些大國企也會受到巨大沖擊,導致合資企業和外資獨資企業占領市場。“如果我們的化藥產業被外國資本控制,將會威脅藥品安全和經濟安全。”

從“粗放”仿制走向“精細”研發
       仿制藥起源于美國。1984年美國約有150種常用藥專利到期,大藥商認為無利可圖,不愿意繼續開發。為此美國出臺法案,新廠家只需向FDA證明自己的產品與原藥生物活性相當即可仿制,仿制藥概念由此出現,后被歐洲、日本等采用。
       如今,身處南亞次大陸的印度成為“世界藥房”,承包了全球20%的仿制藥,其中靶向治療藥物“易瑞沙”、“格列衛”等更是火遍全球,成為不少腫瘤患者的“福音”。據了解,印度藥廠仿制速度很快:一種新藥在美國上市9個月后,印度的同類仿制藥就可以投入市場。
       毋庸置疑,在印度專注仿制藥的40多年中,雖然法律不斷修訂,卻始終對跨國藥企的專利相對漠視或強制許可,生產出一系列的低價仿制藥,印度也成為“發展中國家的藥房”。
       除了政策的寬松,還有研發能力的加強。曾有媒體報道,印度側重與國際巨頭合作占領市場,比如為了在大量抗糖尿病藥物失去專利保護時控制16億美元的胰島素市場,印度班加羅爾的博樅公司與輝瑞公司合作,生產的胰島素模擬產品,還并購了美國知識產權公司Nobex Corporation,使公司不僅有了用于治療心血管病的口服型胰島素和口服型腦利納肽的所有權,還擁有了一個寶貴的知識產權平臺。
       為提高藥品質量,印度借鑒了美國FDA的藥品監管手段,并吸收美國制藥業的做法,不斷推動本國仿制藥企業加強研發、升級制備工藝。這些廉價的仿制藥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具有很強的吸引力:印度的出口仿制藥60%以上出口到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其中美國市場上的仿制藥品近40%來自印度,“物美價廉”已成為印度仿制藥的“標簽”。
      回望自省,從“安全無害”到“安全有效”,我國的仿制藥產業依然路漫漫其修遠。我國仿制藥生產大多處于“只仿藥,不仿工藝、流程及晶型”的粗放式“仿制階段”,質量一致性評價、鼓勵首仿藥等政策的出臺,一批質量低下,重復率高的仿制藥勢必將被市場淘汰。
       業內人士認為,從印度仿制藥產業的興旺可以得出,提高自身研發能力、升級制備工藝,才是藥品產業可持續發展的王道。
       劉彥君等業內人士建議,豐富《藥典》,由國家出面頒布仿制藥標準,從根源提高藥品的標準水平,讓企業在生產時有據可循。同時引導適當降低“一致性評價”價格,拓展測評基地范圍,一定程度減輕企業經濟負擔。
        隨著一致性審批監管力度加強,仿制藥的優勢將大大降低。而國家相關創新藥政策、新藥審批提速、上市許可制度等政策落地,也將促進藥企從“仿制”走向“創新”,推進產學研有效結合。
        創新藥市場將成為中國未來醫藥市場的巨大空間。對于仿制藥政策趨緊,創新藥政策利好的風向,羅巖等業內人士希望政府搭臺,促進高校、藥企深度合作,以最終臨床療效為宗旨,建立產學研一體化新藥研發模式,并予以相關政策優惠扶持。
       專家建議,還要造就一批優秀的技術和管理人才,探索無形資產入股時科學家的期權、股權問題,激勵科研院所和企業內部科研人員的主觀能動性,并確保研發的藥物最終可以走入市場。
       此外,王東凱建議,對于已經銷售數十年,充分經歷市場和臨床考驗的老字號仿制藥,尤其是已經呈現稀缺趨勢的“廉價救命藥”,予以特殊考量。

首 頁| 走進惠氏| 新聞動態| 惠氏產品| 下載中心| 人力資源| 客服中心
七星彩中国体彩网